大武老街-老街車頭

說到「大武老街」的歷史之一就會提到公車站,民國50年代前後期是「大武老街」最具代表性的時期,老街上的大武站聚集了來往的人潮,大武站讓老街匯聚成商圈,可以說是開啟了大武街的繁華年代,從耆老得知過去大武站的榮景,如今老街從繁華歸於平淡,但心目中那不變的榮景回憶還深藏於內心,從照片中可以看見當時車站內的公車,正是民國50年代的象徵。

大武老街-過去的大武國小

操場曬稻

據大武村村長董炎輝表示,這張照片中是舊大武國小,因為現在的大武國小所在的位置是後來搬遷過去的新地址,當時記得在民國57年期間,因為實施九年國民義務教育,後來才改稱「大武國民小學」,大武以前是以農漁業為主,所以稻子收割之後需要曬稻,而當時做農沒有稻穀脫殼機,大武地區能曬稻子的場地不多,所以就會借用到國小操場中間的水泥地來曬稻,看到照片會想到以前的樣子,想想眞是歲月不饒人啊。

大武老街-光復節盛大歡慶

10月25日是什麼日子,你還記得嗎

從老照片上可以看出,大武老街過去盛大歡慶光復節的場景,街頭熱鬧慶祝的盛大場面已經很難再看到,民眾也都扶老攜幼熱鬧上街。

大武老街-童年的共同回憶「慈雲書局」

大武老街歷史悠久的「慈雲書局」

「恩光書局」成立約莫在民國55年左右,起初一開始先以雜貨店的形式兼賣雜貨,後來才轉而以書局、文具行的方式專職販賣文具,也就是後來大家記憶中的恩光書局。據張恩光先生敍述,當時由於全大武鄉只有這麼一家文具行,從公家單位至居民個人使用,代表著恩光書局必須供應整個大武鄉所有的文具用品,很是忙碌。當時臺灣的經濟正在起飛,甚至有西部的業務員騎著摩托車來到書局推廣業務。民國60年左右,由於有另外的考量,老闆結束了恩光書局的事業,擧家搬遷至外地,約莫民國62年左右,才轉讓給嵇老闆,並改名為現在的「慈雲書局」。

大武老街-回憶父親

據韓東喜先生表示,在得知大武社區的年輕人要尋求大武老街的老照片,說是要拼湊大武老街的樣貌,也希望能尋著味找回老街的回憶,聽到這裡我心理就有浮現著家中一張老照片,想與年輕人一起分享大武老街過去的事蹟。

此照片中人是我父親,當時是大武派出所的工友,多年前已過世,當時我大約11歲左右,當時大武街非常熱鬧,公路局車站在派出所的斜對面,人來人往的在大武街道走著,而照片中家父因為是大武派出所的工友,要負責點炮迎接前來的車隊,記得當時是光復節,公家機關都要放鞭炮,迎接遊行車隊,但是至今已事過境遷,大武老街留下就是滿滿的回憶與思念。

大武老街-比賽

元旦跨年是指從舊的一年結束到新的一年開始,早期的台灣社會採用農曆,重視「農曆新年」,民國以後也以元旦(開國紀念日)的升旗典禮為主。「大武老街」也有專屬的元旦風格,那就是路跑比賽,從大武國小(舊)出發往橋頭方向,經產業道路向山路前進,折返中繼點為「金龍湖」,在回程經由福安宮一旁山路跑回大武國
小(舊),大人小孩都會參加,那可是一年一度的熱門賽事。而另一個球類比賽早在民國50年代就有了,老照片中的選手在賽場上盡情揮灑汗水、奮力一搏,他們的魅力除了展現在運動上,時代背景的不同也看出許多感觸在心頭。

大武老街-過去的容貌

耆老口述歷史有如光陰樹下的微風,慢慢地輕撫著我們的記憶,深刻的感受到「大武老街」特有的歷史風味,雖然老街的樣貌在不同時期有不同的樣貌,唯一沒變的是故事,讓我們一起細細品嘗,老街過去的容貌。

大武老街-光陰故事

「大武老街」有如相機, 退下來的底片裡刻畫著許多大武人的過去, 有些過去已成為
故事。每個人心裡都會存放著一台叫「小時候」的時光機器, 那是一種深藏在我們心中的時光機, 只要閉上眼睛就能穿越時空, 但需要一把時光鑰匙, 那就是老照片,讓時光之鑰引領著我們, 在一次的回到那個時光裡找自己。

大武老街-台灣最具特色的老街

細數台灣老街當中最具有歷史特色的一個老街

「大武老街」是一個細數台灣老街當中最具有歷史特色的一個老街,是台灣唯一具有百年多元文化的一個老街,老街從日治時期至今,像一個大型文化磁鐵般似的,將原住民、外省、本省、客家的文化吸成一塊,雖然各個族群皆有不同的歷史和傳統文化,但在時間的融合下,老街漸漸的形成台灣特有的老街文化。算一算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了,在這百年當中醞釀出許多歷史事蹟。耆老口述歷史有如光陰樹下的微風,慢慢地輕撫著我們的記憶,這讓我深刻的感受到「大武老街」特有的歷史風味,雖然老街的樣貌在不同時期有不同的樣貌,唯一沒變的是故事,讓我們一起細細品嘗,老街過去的容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