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武老街-尋味

大武鄉社區報專欄

2017年開始協助大武社區發展協會製作「大武鄉社區報」,在版位議題製作的討論之中,發想到一個社區報版位議題的製作,所以回頭找到阿山叔(韓東喜),詢問有無老照片,他表示家中是有幾張舊照片,於是就回家找出這一張照片,當時有幾位老人家(林裕誠、陳廣輝、陳廣進)在場,看到老照片後,所關注的是照片中大武街景的要素,拿著照片比對大武老街,爭論當時派出所是在路的哪一邊,在一番大武街回憶影像GPS定位論戰之後,老人家的共識產出紛紛道出,當時派出所在面對福安宮的街道左邊,於是我們就決定開啟「大武鄉社區報:大武老照片懷舊專欄」。

大武老街

「大武老街」有如相機,退下來的底片裡的刻畫著許多大武人的過去,有些過去已成為故事。每個人心裡都會存放著一台叫「小時候」的時光機器,那是一種深藏在我們心中的時光機器,只要閉上眼睛就能穿越時空,但需要一把時光鑰匙,那就是老照片,讓時光之鑰引領著我們,在一次的回到那個時光裡找自己。

大武老街-大武橋

在颱風還沒有沖斷大武橋時,當時大武橋還是以單向通車的方式過橋,有趣的畫面是如果對向來車已經在橋上了,就必須讓行,因為橋的寬度無法會車。

大武老街-大武福安宮

大武老街最具有歷史的古蹟「大武福安宮」。日治時期,臺灣各地由於日人推行皇民化運動,其中對於宮廟影響最大的,莫過於「寺廟整理運動」了。1938年,由當時臺灣總督府召集各地方官擧辦會議,會議內容授權地方政府開始整頓寺廟。原因無它,一方面是根植臺灣人民敬神尊皇的思想,由祭祀廟宇改成參拜神社,將日式生活的概念徹底導入臺灣。而原本宮廟文化就與臺灣人生活密不可分,因此也就成為皇民化運動最大的障礙。另一方面,傳統信仰對於日人而言,就是「支那的信仰」,戰爭爆發後中國與日本處於敵對,所以必須徹底掃除有關中國的信仰,所以當時臺灣各地皆有發生毀廟毀神的事件發生,大武福安宮也經歷過這一段歷史。

「大武福安宮」老街的信仰中心

傳至今傳奇的民間故事與傳說就此展開。大武福安宮原供奉主神為土地公,土地公在以農為主的大武地區一直是重要的信仰之一。由原先最早的土角厝,期間經歷日治時期的破壞而後重生,再由大武村居民集資整建廟宇。大武福安宮對於當地居民而言,除了宗教信仰之外,更是一間具有歷史回憶以及大家茶餘飯後聚會的地方,在當地居民心中的重要性可見一斑。

大武舊台汽站旁的小吃

公路局大武站可以說是,在同一個時期卻有著不同的回憶點,藉由年齡層的拼湊回憶,可以拼出一種獨特的回憶川流,在這回憶川流中,流著大武人的共同回憶。車站總是存著等待心情,也是每一個旅者啟程的心情,等待的延伸就是期待,公路局大武站,勾出小時候的記憶,每到春節前夕總是期待著要去台東市區買新衣服,而在公路局大武站的候車座位上等車時候,總是會聞到陣陣的香味,對沒錯就是車站旁那一鍋茶葉蛋,那滷味茶香伴著冷空氣,這就是公路局大武站一個回憶起點。

大武舊台汽車站

對於大武人來說,公路局大武站是東西交通運輸的中繼要塞,在南迴鐵路尚未開通之際,公路局大武站一直是當地對外最主要的交通方式,同時也陪伴著許多人長大。